在中國看賽車是一種超現實的經驗。 除了國際型的帆船大賽之外,F1應該可說是世界上最奢華的運動。這並不偶然,而是經營F1的幕後人物多年來刻意塑造的形象,也是F1吸引許多車迷的原因之一。

昂貴的跑車,掛著VIP證的車隊貴賓、影星、歌星、職業運動員、商業鉅子、花花公子、國際名模、私人噴射機、豪華遊艇等,頂著這樣光環的F1,代表的是西方世界資本主義所展現出來的種種誇張與享樂主義。而上海,在漫長的F1賽季中,是最渴望,也最積極,如海綿般吸收著這種濃厚的珠光寶氣的城市。

在比賽一個星期前,各大F1廠商與贊助商便在上海最高級,最豪華的酒吧、餐廳、夜店舉辦一連串的記者會、發表會、聚餐、派對。與車隊關係緊密,便有車手、試車手出席,娛樂嘉賓。與車隊關係較淡的,起碼也有車手親筆簽名的禮品供抽獎,炒熱氣份。

近年來,舉辦F1賽事,對當地的賽道經營者而言並不是一筆賺錢的生意。不只是在上海如此,十九站的城市裡,沒有一站的賽道經營者/賽事主辦者能賺錢。只有少數的城市能以收支打平收場,絕大多數的城市都是賠錢經營,而且一年比一年慘淡。

為什麼呢?因為授予F1城市主辦權的營利公司,FOM (Formula One Management),向每個舉辦賽事的當地主辦者收取上千萬美金的權利金。年年收,而且據說合約裡白紙黑字約定年年漲價10%,童叟無欺。實際上的合約內容如何當然是商業機密,但能肯定的事實是,近幾年越來越多的傳統歐洲城市被FOM以違約為由而停止賽事舉辦,或是因為不堪年年虧損而主動退出。

多數歐洲的賽事主辦者/跑道經營者向當地政府或國家政府要求援助,但是了解歐洲政治生態的人都明白,在多數歐洲國家,政府以稅金補助賽車運動的政策是過不了民眾這一關的。或著說,多數的歐洲人無法接受政府用稅金補助營利的賽事主辦商/跑道經營者。而許多原本已經濟窘困的縣市政府,也無力支付FOM所要求的天文數字。

因此,賽道經營者面對的是多重的壓力。一,它們必須面對FOM所規定的權利金問題。二,它們無法將成本轉嫁到原已相當昂貴的門票價上。三,它們為了吸引更多的車迷到場觀賽,必須投入資金,改善老舊賽車場的周邊與公共設施。四,FOM對於車隊與媒體所使用的賽道設備與區域要求非常高,甚至連賽車場周邊的交通網路都考慮,帶給賽道經營者/賽事主辦商更大的壓力。

這幾年來,除了德國,英國與義大利這三個與F1或汽車工業有直接利害關係的國家外,其餘的歐洲國家幾乎都在將被取代或已被取代的邊緣。奧地利,比利時,葡萄牙,法國,都已經被中東與亞洲的新興國家取代。即使是賽車工業重鎮的英國,為多數車隊的基地國,也難免每年FOM在英國媒體上一再的威脅。甚至遠在大西洋對岸的美國站,加拿大站,也陸續在這一兩年都與F1分道揚鑣。

取而代之的,是隨著油價高漲,乘勢而起的中東都市,與外匯存底資金豐厚的新興亞洲勢力。巴林、新加坡、上海、馬來西亞,還有即將加入的阿布達比、印度、俄羅斯及南韓等國。觀賞F1的車迷很容易看出全世界資金流動方向的大趨勢。

這些新興勢力都是由政府積極介入,以發展觀光,邁向國際為由,與私人企業分擔承辦賽事的費用。這些國家也都在投入資金上毫不手軟,畢竟開發賽車場可以好好規劃,結合許多周邊的土地運用,成為一整個新的觀光旅遊重點。造橋鋪路,蓋機場,旅館,賭場,本來就是這些新興國家的拿手好戲。

的確,以大環境的投資報酬率而言,F1帶給整個區域的周邊商機是相當可觀的。在上海站的前一周,江南一帶的觀光旅遊進入高潮,許多其他產業也抓緊這個時機舉辦博覽會,商展,座談會,研討會等活動。從杭州,蘇州到上海,每個景點都擠滿了這股熱潮帶來的遊客。上海市內的餐廳,飯店也紛紛在藉此機會漲價。這樣的情形,與其他十八站的城市並無兩樣。這是F1對當地政府與產業的誘因。

對國家而言,這不為一個塑造國際形象的好機會。 除了上百位車隊的工程師、經理、車手、技師之外,更有從世界各地而來的國際媒體,知名廠商。新興國家最樂意運用F1的高科技形象,推銷自己的特別商業區,科技園區,電子產業等。除了舉辦四年一次的世界盃或奧運之外,沒有別的體育活動能夠像F1一樣,為它們年復一年吸引世界的目光。而舉辦一場賽車的成本與奧運獲世界盃相較,當然是低得多了。

不論賽事本身精不精彩,舉辦一次F1比賽就像是一個星期的城市嘉年華一般,即使外行人也有熱鬧可看。哄哄鬧鬧的七天過後,F1車隊在星期天傍晚又以驚人的效率拆卸完畢,準備上飛機離開。對它們而言,下一站永遠才是最重要的,對城市裡的居民而言,只希望明年的塞車狀況能夠稍有疏解。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